全速足球比分 > 紫微宫深春意凉 > 第297章 终于见到你

马刺vs热火总比分:第297章 终于见到你

    地痞头子原来只是想猎色,一听婉莹怀着孩子,竟还想猎奇。一下子如同老鹰捉兔一样,扑向婉莹。婉莹已经退到河边的杂草丛里。

    前面是恶狼,后面是运河,婉莹的路又一次走到尽头,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运河边,冲着兽性大发的地痞头子喊道:“你再敢靠近一步,我就死给你看?!?br />
    这种威胁对挚爱的亲人有莫大的杀伤力,但是对地痞来说,根本就是挠痒痒一样痛快,色高人胆大的地痞对着婉莹说:“你跳啊,你跳进去,咱俩正好鸳鸯戏水?!?br />
    历史惊人的相似,一月前,婉莹的母亲林姨娘也是同样惊恐地站在荷塘边,颤巍巍地举着那根细小的金钗,冲着流氓们撕心裂肺地喊叫。

    冥冥中,婉莹也拔下了自己头上的步摇,泪花四溅地举在胸前,死命地呼喊道:“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你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样毫无杀伤力的恐吓,引来了地皮们的嘲笑。

    “我艹!用首饰杀人,真是好新奇的手段!娘娘不如先杀了我吧,我就是死在娘娘的石榴裙下,也是心甘情愿?!?br />
    面对地痞们的嘲讽,婉莹疯了一般冲向那个地痞头子,直接拿自己手里的金钗,准确无误地扎进地痞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爆裂,如同一朵鬼魅四溢的花,盛开在了婉莹脸上。只是那一刹那的血点开始滑落,交织着婉莹自己头上流的血,相互缠绕重叠,生生将婉莹的盛世容颜涂抹成一个狰狞的厉鬼。

    地痞再也无法张狂,捂着自己喷血的脖颈,躺在地上,如同被捅了一刀的生猪一样悲惨的嚎叫。

    鲜血如同猪血一样喷张,地痞已经在死亡的路上一去不回头,任凭他怎么用手死命按住,都不能阻挡死亡之神对他的眷顾。

    几个地痞都被吓惨了,没想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能够精准死绝地下这样的狠手,一下子竟然捅了他们的老大。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擒王。现在的婉莹还是不懂这些人生哲学,她只想解决自己眼前的绝境。

    婉莹一脸血污横流,站在草丛里,拿着那根被血染透的步摇,冲着一帮地痞巡视了一遍,撕裂地喊叫:“你们谁还想来,来啊,不怕死的,只管欺负我,我舍命陪你们!”

    地痞们原本只是想玩玩,可没打算用自己的命,陪这个疯女人玩儿??吹阶约豪洗笠丫诘厣贤纯嗟匮傺僖幌?,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?

    几个女人趁着地痞们慌乱,都挣脱出来,紧紧地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地痞头子脖子里的鲜血渐次开始萎靡,没有更多的鲜血流出证明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。死亡的惊恐已经笼罩在地痞头子的脸上,随着最后一滴血的流出,地痞头子再也无力挣扎和呼吸。

    婉莹望着地上死猪一样的地痞头子,眼中除了仇恨没有惊恐,死死的攥着那根血淋淋的步摇,这是一个生命活生生地从婉莹手上陨灭。

    他不死,就得我死!婉莹望着血泊中的尸体,对着内心里另外半边灵魂嚎叫。

    地痞们经过短暂的恐慌之后,迅速恢复了的流氓的本性,几个女人想这么轻而易举地震慑这群地痞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十几个地痞看到自己老大已经死在血泊中,群狼无首,也能重整旗鼓。

    妈妈搂着自己的两个闺女,芸娘搂着婉莹,红芙正在艰难地往岸上爬。

    地痞们一步一步在靠近,几个女人绝望地往后挪着步子。老林和船夫已经在后面捡了几根木棍,也准备伺机和地痞决斗。

    “滚,都往后滚!”婉莹冲着地痞们嘶喊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们老大,你就得用你自己赔我们?!笔父龅仄Χ窭且谎讼蚣父錾⒍兜呐?。

    老林和船夫也死命地挥打着手中的木棍,不管是脑袋还是胳膊,看准是地痞们的,一通死打。

    几个地痞已经分配好的人选,三个恶狼按住死命挣扎的婉莹,老林和船夫已经分身乏术,只能用嗓子死命地喊叫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,黑夜中一道光明骑着高头大马披荆斩棘地飞驰过来。

    是贺佑安,他已经找了婉莹几天几夜,按照知府夫人的指示,沿着运河搜找。没想到竟然在距离扬州城几百里的杭州渡头,终于找到了落难中的婉莹。

    十几个身怀高手的羽林卫,杀掉十几个地痞,如同杀鸡一样简单。一个已经解开裤腰带的地痞,还没来得及实现自己‘嫖就嫖娘娘’的豪情壮志,死在背后的长刀上。

    一别半年,贺佑安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婉莹,两人矗立在昏蓝的晨曦中,婉莹满脸是血,已经不再是那个肤白胜雪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贺佑安好像冲过去,紧紧搂住眼前的婉莹。

    几只受惊的水鸟,带着惊恐的鸣叫仓皇离开草丛中。

    晨曦中,婉莹眼角垂下两行清泪,洗刷出两条雪白的泪痕。那惨烈的样子,就像是在死海中,杀出的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已经从惊恐和慌乱中,镇定下来,两人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?!焙赜影餐叛芰艿赝裼?,满脸心疼地自责。

    婉莹眼中的泪水更加汹涌,将脸上的血污荡涤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婉莹,对不起,我来晚了?!焙赜影膊荒苋淌芡裼ㄊ艿缴撕?,这是他的失误,他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上一次分别的时候,婉莹曾在心里默默地发誓: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看见眼前这张脸,一辈子都不要。

    半年的辗转,婉莹再见到贺佑安,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涩滋味。不再是厌倦,也不可能是爱情,介于感激和希冀之间,不上不下,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“婉莹,不要哭,有我在,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?!?br />
    婉莹的眼泪终于山呼海啸一样奔涌袭来,这是她这一辈子,听到的最灿烂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多么甜蜜的告白和多么坚贞的誓言,都不及这一句,‘有我在,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?!萌烁屑ぬ榱?。与死神插肩而过几次的婉莹,此时此刻不需要烂漫的情话,她需要的正是一个坚实的肩膀,还有这句‘有我在,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你?!?br />
    坚实的肩膀远在天涯海角处的京城里遥不可及,面前的贺佑安清清楚楚地说出了自己心里想要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无言的流泪,变成撕裂地哭喊,婉莹这一刻,终于从亡命天涯的惊恐中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贺将军?!鼻а酝蛴?,终究只能是一句‘谢谢’。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我们中间隔着三生三世的错过。

    婉莹一句‘贺将军’把贺佑安从失态的恍惚中拉回来,曹将军也赶紧过来,借着假装的慌乱,擦去了贺佑安脸上刚刚掉下来的眼泪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皇上的正妻,将来就算不能当皇后,也是位列四妃的宫嫔。

    贺佑安,师婉莹,这两个人,今生今世,只能是皇上的大臣和皇上的妃嫔,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曹将军在贺佑安耳边悄悄说了一句“将军,娘娘的闺名不能再挂在嘴边了?!?br />
    贺佑安目光依旧恋恋不舍地倾注在婉莹身上。无论她是皇上的妻子,还是师府里那个夏日荷塘边初见的小姐,她永远是婉莹,是贺佑安心里挚爱的婉莹。

    曹将军将贺佑安拉到一边,郑重地说:“人是找到了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贺佑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他从那夜做了梦之后,一心一意想要找到婉莹,至于找到婉莹之后要怎么样,他没想过。

    “让手下这几个羽林卫送娘娘回京城吧?!辈芙忠钩っ味?,快刀斩乱麻地说道。

    才见了一眼,就要匆匆分别,贺佑安心里一万个不愿意,哪怕她已经是皇上的妻子,他也想再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,让羽林卫送娘娘回京城吧?!?br />
    贺佑安的失态已经是人尽皆知,曹将军也慌了神,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,这样肆无忌惮地觊觎皇上的女人,不杀头也得丢半条命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趁着贺佑安这会儿还没有做傻事儿,曹将军冲着手底下十几个羽林卫说:“找一辆结实的马车,火速护送娘娘回京城?!?br />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尘归尘,土归土,分别又在眼前。

    半年前的离别,贺佑安对婉莹说‘你等我回来娶你?!赜影彩战鹆?,平苏州,荡杭州,只为立一份稀世功勋,风风光光地迎娶婉莹,可是当他打下杭州城的时候,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日夜思念的婉莹,已经成了荣亲王的妃子。

    从——我要娶你为妻;到——你已成为别人的妻。这一路的腥风血雨,只有陪在身边的曹将军知道这其中的惨烈。

    又一次分别在即,是拱手将自己挚爱的女人,送到她爱的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贺佑安的心,又一次粉碎成灰,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茫然中,贺佑安亲自将婉莹扶上马车,自己心里滴着血安慰自己:“爱她就成全她。我只要站在她的身后,看着她笑,陪着她哭,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,一转身就能看到自己,这就足够了?!?br />
    晨曦中的一幕是:贺佑安望着马车消失在一望无垠的运河河道上。

    然而另外一幕:贺佑安满世界寻找婉莹的消息,早就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京城。

    一群条真正捕杀婉莹的高价悬赏,在黑道中迅速传播开来。万两黄金的高价驱使下,几个亡命之徒也踏上了南下的征程。

    马车刚刚出了杭州城,就与杀手狭路相逢。杀手倒在血泊中,护送婉莹十几个羽林卫死伤过半,剩下的五个羽林卫经过婉莹的同意,马车又再次回到杭州城。

    崔莺儿已经决定追随贺佑安南下,哪怕是做一名军妓,也不想一辈子漂泊在运河上,卖笑为生。都是牺牲,崔莺儿固执地劝说妈妈,若是呆在大营里,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人欺负她们了。

    妈妈似乎也厌倦了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,带着船夫和小姑娘义无反顾地跟着崔莺儿,尾随在贺佑安身后。

    两路人马在杭州城门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明明是求之不得,贺佑安却萌生出一股后背发凉地警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折回来?”看着只剩下五个羽林卫的贺佑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半路遇到黑道上的杀手,他们是来捕杀娘娘的,我们只剩下五个人恐怕不能顺利护送娘娘回京了?!?br />
    贺佑安心里隐隐约约地担心,还是如期而至,曹将军之前的催促,他不是优柔寡断,而是纠结,万一真的有人要暗杀,就这样把婉莹送回京城,不等于让她白白送死吗?

    天意如此,只能顺遂听从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福建吧,活捉方松鼎,我带着十万人马护送你回京城,看谁还敢背后暗杀!”

    婉莹坐在马车里,隔着薄薄的纱帘,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贺佑安掷地有声的心跳。

    已经错过了皇后,还能坏到哪里去?去福建吧,自己单枪匹马也不可能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心灰意冷中的贺佑安,终于在炙热的骄阳下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管前途艰难险阻,自己总算能踏踏实实地站在身后,默默地望着婉莹了。

    两队人马汇成一股洪流,浩浩荡荡地奔往福建。

    只是站在婉莹身后,就让贺佑安莫大的满足,意气风发终于又挂在了他俊逸的脸上。迎着晨风暮雨,身后的曹将军背地里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迟早要为这件事儿,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回到福建的时候,大军仍在群山峻岭中寻找方松鼎的下落。许多不耐闽南酷暑的士兵们都染上了疟疾。大军士气一度陷入了低迷的漩涡。

    军中原本有随行的军妓,忽然来了一位崔莺儿,就如同沉闷的荷塘里扔进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鲶鱼,一下子炸了塘。

    婉莹不能住在中军大帐,纵然贺佑安愿意搬出中军大帐,让婉莹住在里面,还是遭到了曹将军的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胡闹吗?中军大帐是什么地方,怎么能几个女人住在里面,过不了十天,京城肯定知道,你这不是害了娘娘吗?”

    难为曹将军找了这么一个煞费苦心的角度,总算让贺佑安作罢。

    “不住这里,还能住在哪里?”

  //www.5g6w.com.cn/ziweigongshenchunyiliang/407773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全速足球比分 www.5g6w.com.cn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5g6w.com.cn
  • 国元集团举办2018年度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 2019-03-25
  • 西安启动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 2019-03-24
  • 博物馆里过端午 让文化“动”起来让历史“活”起来 2019-03-20
  • 南宁召开“四合一”实地核查整改工作布置会 2019-03-14
  • 听任个人信息泄露,谁都可能是下一个“胡红岩” 2019-03-14
  • 贵州瓮安:荒坡变花海 美景引客来 2019-03-14
  •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9-03-13
  • 老爸偷偷送女保姆金项链引子女众怒!真相让人沉默 2019-03-09
  • 世界电动车市场中国占据半壁江山 超过欧日美总和 2019-03-09
  • 2018中国(哈尔滨)跨境电商合作会议召开 2019-03-06
  • 热带低压来袭  国家防总部署防御工作 2019-02-24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8-10-18
  • 652| 93| 865| 57| 586| 646| 102| 316| 688| 295|